價值顯現&危機考驗

台北最早開發的地方&「東亞鳥類第一人」史溫侯


左:乾隆初期的地圖,台北盆地還是一片大湖。
右:史溫候先生

台北盆地的開發,便是由淡水開始。由於陸路不便,充滿瘴癘及番人,不論是西班牙人、荷蘭人,或是漢人,在開墾台北盆地的時候,都是從淡水河的出海口開始,慢慢往內陸墾殖。關渡位於淡水河三大支流最後的匯流處,距離出海口淡水又近,因此成為開發初期重要的城鎮之一。

西元1860年,滿清政府打了敗仗簽訂「北京條約」,其中一條是開放港口通商,而台灣的淡水也名列其中。在這之後,許多西洋的探險家、博物學者才能夠到台灣來進行研究,一睹神秘的福爾摩沙的風采。這些人當中,有一位英國博物學家,名叫史溫候(Robert Swinhoe)。

根據劉克襄先生在《關渡生命》書中的描述:……史溫候進入淡水河時為四月,正是水鳥北返棲息的高潮季節。他不僅記錄了六隻罕見的朱鷺(日本已定為保護鳥,臺灣則早已絕跡),同時看見數以萬計的水鳥與野鴨飛舞滿天,鳴聲不斷。在此之前,史溫候曾在臺灣南部作過鳥類調查。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景觀。後來,他認定這裡是臺灣最大而且完整的沼澤地帶。史溫候不僅看到河下游生長著紅樹林,上游還有一處地形複雜的沼澤區,而這個沼澤區就是關渡。 

 

美麗的邂逅-關渡價值顯現

民國60年幾位在台灣的美國人Mr. Jack Moll, Mr. K. T. Blackshaw及Mr. William Thomas帶動了台灣的賞鳥風氣。並且,成立一個賞鳥團體Taiwan Birdwatcher’s Group(台灣賞鳥會)。從此時起,關渡濕地成為賞鳥人注目的焦點。

在今天,就算沒有賞過鳥的人,也都知道賞鳥是怎麼一回事。但在短短30年前的台灣,「賞鳥」還是一件很奇特、甚至奇怪的事。根據林金雄老師在《關渡生命》書中的描述:每次掛上望遠鏡出去看鳥,常會換來奇特眼光的注視及詢問,而當你費了好一段寶貴時間解釋「賞鳥」的意義之後,人們卻仍一知半解地說:神經病嘛!鳥有什麼好看的!……更讓人吐血的竟是有回由集合地點中國飯店出發到植物園,而路過博愛路總統府特區時,卻被便衣警衛跟蹤和擋駕,那時憑你怎麼解釋賞鳥活動都沒用……尤其到海邊河口沿岸賞鳥時最會遭到取締問話……


民國87年仍保持沼澤濕地原貌部分的關渡濕地照片。

變化的年代,受迫的環境-關渡濕地面臨的考驗

好景不長,民國52年葛樂禮颱風橫掃北部,水災四起,久久不退,以往大家口中觀音山和大屯山綿延成「獅象把海口」的隘口,反倒被眾人認為是積水無法退去的主因,後來炸寬淡水河的隘口處讓積水退出,但沒想到改變大自然的後果反而加更嚴重,每逢大潮海水就一定會倒灌,鹹水的滲入,也讓關渡許多的稻田區無法在耕種稻米了。

而隨著現代化的發展,關渡濕地環境面臨各種威脅。流經關渡濕地的貴子坑溪及水磨坑溪,因為工業廢水、家庭廢水以及農田回歸水而受到污染。

土壤鹽化造成廢耕,加上經濟巨輪影響下,不肖人士傾倒廢棄的大型垃圾、鋼筋廢土在關渡濕地,原有冬季上萬隻候鳥往返、如同國際機場的關渡,因為棲息地慢慢遭到蠶食鯨吞,池塘及泥灘逐漸陸化消失,旅鳥也漸漸失去蹤跡。


左:不肖業者大規模違規的垃圾棄置,差點讓關渡濕地失去生命力。
右:關渡自然公園預定地曾經淪為家庭廢棄物與垃圾傾倒的場所。

為了有更好的本網站使用經驗,請升級使用現代化的瀏覽器。